卷三

手机查看

封公侯

王者所以立三公、九卿何?曰:天虽至神,必因日月之光;地虽至灵,必有山川之化;圣人虽有万人之德,必须俊贤三公、九卿、二十七大夫、八十一元士,以顺天成其道。司马主兵,司徒主人,司空主地。王者受命为天、地、人之职,故分职以置三公,各主其一,以效其功。一公置三卿,故九卿也。天道莫不成于三:天有三光,日、月、星;地有三形,高、下、平;人有三尊,君、父、师。故一公三卿佐之,一卿三大夫佐之,一大夫三元士佐之。天有三光然后而能遍照,各自有三法,物成于三:有始、有中、有终,明天道而终之也。三公、九卿、二十七大夫、八十一元士,凡百二十官,下应十二子。《别名记》曰:司徒典民,司空主地,司马顺天。天者施生,所以主兵何?兵者,为诸除害也,所以全其生、卫其养也,故兵称天。寇贼猛兽,皆为除害者所主也。《论语》曰:“天下有道,则礼乐、征伐自天子出。”司马主兵,言马者,马阳物,乾之所为,行兵用焉,不以伤害为度,故言马也;司徒主人,不言徒人者,徒众也,重民;司空主土,不言土言空者,空尚主之,何况于实?以微见著。

王者主三公、九卿、二十七大夫,足以教道,照幽隐,必复封诸侯何?重民之至也。善恶比而易故知,择贤而封之,使治其民,以著其德,极其才。上以尊天子,备蕃辅,下以子养百姓,施行其道,开贤者之路,谦不自专,故列土封贤,因而象之,象贤重民也。

州伯何谓也?伯,长也,选择贤良,使长一州,故谓之伯也。《王制》曰:“千里之外设方伯。五国以为属,属有长;十国以为连,连有率;三十国以为卒,卒有正;二百一十国以为州,州有伯。”唐虞谓之牧何?尚质,使大夫往来牧诸侯,故谓之牧。旁立三人,凡十二人。《尚书》曰:“咨十有二牧。”何知尧时十有二州也?以《禹贡》言九州也。

王者所以有二伯者,分职而授政,欲其亟成也。《王制》曰:“八伯各以其属属于天子之老。”曰二伯。《诗》云:“蔽芾甘棠,勿翦勿伐,邵伯所茇。”《春秋公羊传》曰:“自陕已东,周公主之,自陕已西,邵公主之。”不分南北何?东方被圣人化日少,西方被圣人化日久,故分东西,使圣人主其难者,贤者主其易者,乃俱到太平也。又欲令同有阴阳寒暑之节,共法度也。所分陕者,是国中也,若言面,八百四十国矣。

诸侯有三卿者,分三事也。五大夫者,下天子。《王制》曰:“大国三卿,皆命于天子。下大夫五人,上士二十七人;次国三卿,二卿命于天子,一卿命于其君;小国二卿,皆命于其君。大夫悉同。《礼 王度记》曰:“子、男三卿,一卿命于天子。”

诸侯封不过百里,象雷震百里,所润雨同也。雷者,阴中之阳也,诸侯象也。诸侯比王者为阴,南面赏罚为阳,法雷也。七十里、五十里,差德功也。故《王制》曰:“凡四海之内九州,州方千里,建百里之国二十,七十里之国六十,五十里之国百有二十。名山大泽不以封,其余以为附庸闲田。”天子所治方千里,此平土三千,并数邑居山川至五十里,名山大泽不以封者,与百姓共之,不使一国独专也。山木之饶,水泉之利,千里相通,所均有无,赡其不足。制土三等何?因土地有高、下、中。

王者即位,先封贤者,忧人之急也。故列土为疆非为诸侯,张官设府非为卿大夫,皆为民也。《易》曰:“利建侯。”此言因所利故立之。《乐记》曰:“武王克殷反商,下车封夏后氏之后于杞,殷人之后于宋,封王子比干之墓,释箕子之囚。”天下太平乃封亲属者,示不私也。即不私封之何?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土之宾,莫非王臣。海内之众已尽得使之,不忍使亲属无短足之居,一人使封之,亲亲之义也。以《尚书》封康叔据平安也。王者始起封诸父、昆弟,与己共财之义,故可与共土也。一说诸父不得封诸侯二十国,厚有功象贤以为民也,贤者子孙类多贤。又卿不世位,为其不子爱百姓,各加一功,以虞乐其身也。受命不封子者,父子手足,无分离异财之义。至昆弟皮体有分别,故封之也。以舜封弟象有比之野也。

封诸侯以夏何?阳气盛养,故封诸侯,盛养贤也。封立人君,阳德之盛者。《月令》曰:“孟夏之月行赏,封诸侯,庆赐,无不欣悦。”

何以言诸侯继世以立?诸侯,象贤也。大夫不世位何?股肱之臣,任事者也,为其专权擅势,倾覆国家。又曰孙苟中,庸不任辅政,妨塞贤,故不世世。故《春秋公羊传》曰:“讥世世,非礼也。”诸侯世位,大夫不世,安法?所以诸侯南面之君,体阳而行,阳道不绝;大夫人臣,北面,体阴而行,阴道绝。以男生内向,有留家之义;女生外向,有从夫之义。此阳不绝、阴有绝之效也。

国在立太子者,防篡煞,压臣子之乱也。《春秋》之弑太子,罪与弑君同。《春秋》曰:“弑其君之子奚齐。”明与弑君同也。君薨,适夫人无子,有育遗腹,必待其产立之何?专适重正也。《曾子问》曰:“立适以长不以贤何?以言为贤不肖,不可知也。”《尚书》曰:“惟帝其难之。”立子以贵不以长,防爱憎也。《春秋传》曰:“适以长不以贤,立子以贵不以长也。”

始封诸侯无子死,不得与兄弟何?古者象贤也,弟非贤者子孙。《春秋传》曰:“善善及子孙。”不言及昆弟,昆弟尊同,无相承养之义,以闵公不继庄公也,昆弟不相继。至继体诸侯无子,得及亲属者,以其俱贤者子孙也。重其先祖之功,故得及之。

《礼服传》曰:“大宗不可绝。同宗则可以为后、为人作子何?明小宗可以绝,大宗不可绝。故舍己之父,往为后于大宗,所以尊祖,重不绝大宗也。”《春秋传》曰:“为人后者,为人子者。”

继世诸侯无子又无弟,但有诸父庶兄当谁庶与兄推亲之序也。王者受命而作,兴灭国、继绝世何?为先王无道,妄煞无辜,及嗣子幼弱,为强臣所夺,子孙皆无罪囚而绝,重其先人之功,故复立之。《论语》曰:“兴灭国,继绝世。”诛君之子不立者,义无所继也。诸侯世位,象贤也,今亲被诛绝也。《春秋传》曰:“诛君之子立。”君见弑其子得立何?所以尊君、防篡弑。《春秋继经》曰:“齐无知杀其君,贵妾子公子纠当立也。”

大夫功成,未封,子得封者,善善及子孙也。《春秋传》曰:“贤者子孙宜有土地也。”

周公不之鲁何?为周公继武王之业也。《春秋传》曰:“周公曷为不之鲁?欲天下一于周也。”《诗》云:“王(指周成王)曰叔父(指周公),建尔元子,俾侯于鲁。”周公身薨,天为之变,成王以天子礼葬之,命鲁郊,以明至孝,天所兴也。

京师

王者必即土中者何?所以均教道,平往来,使善易以闻,为恶易以闻,明当惧慎,损于善恶。《尚书》曰:“王来绍上帝,自服于土中。”圣人承天而制作。尚书曰:“公不敢不敬天之休来相宅。”

周家始封于何?后稷封于邰,公刘去邰之邠。《诗》云:“即有台家室。”又曰:“笃公刘于邠斯观。”周家五迁,其意一也,皆欲成其道也。时宁先皇者,不以诸侯移,必先请从然后行。

京师者,何谓也?千里之邑号也。京,大也;师,众也。天子所居,故以大众言之,明诸侯,法日月之径千里。《春秋传》曰:“京曰天子之居也。”《王制》曰:“天子之田方千里”。

或曰:夏曰夏邑,殷曰商邑,周曰京师。《尚书》曰:“率割夏邑。”谓桀也。“在商邑。”谓殷也。

《王制》曰:“天子三公之田视公侯,卿视伯,大夫视子、男士视附庸。”上农夫食九人,其次食八人,其次食七人,其次食六人;下农夫食五人,庶人在官者,以是为差也。诸侯之下士,视上农夫,禄足以代其耕也;中士倍下士,上士倍中士,下大夫倍上士,卿四大夫禄,君十卿禄;次国之卿三大夫禄,君十卿禄;小国之卿倍上大夫禄,君十卿禄。天子之县,内有百里之国九,七十里之国二十一,五十里之国六十三,凡九十三国。名山大泽不以封,其余以禄士,以为闲田。

诸侯入为公卿大夫,得食两家菜不?日有能然后居其位,德加于人然后食其禄,所以尊贤重有德也。今以盛德人辅佐,两食之何?故《王制》曰:“天子县内,诸侯禄也;外诸侯,嗣也。”

天子太子食菜者,储君嗣主也,当有土以尊之也。太子食百里,与诸侯封同,故《礼》曰:“公士大夫子子也。”无爵而在大夫上,故知百里也。

公卿大夫皆食菜者,示与民同有无也。

五行者,何谓也?谓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也。言行者,欲言为天行气之义也。地之承天,犹妻之事夫,臣之事君也,谓其位卑。卑者亲视事,故自周于一行,尊于天也。《尚书》:“一曰水,二曰火,三曰木,四曰金,五曰土。”水位在北方,北方者,阴气在黄泉之下,任养万物;水之为言淮也,阴化沾濡任生木。木在东方。东方者,阴阳气始动,万物始生。木之为言触也,阳气动跃,火在南方,南方者,阳在上,万物垂枝。火之为言委随也,言万物布施;火之为言化也,阳气用事,万物变化也。金在西方,西方者,阴始起,万物禁止。金之为言禁也。土在中央者,主吐含万物。土之为言吐也。何知东方生?《乐记》曰:“春生,夏长,秋收,冬藏。”土所以不名时,地,土别名也,比于五行最尊,故不自居部职也。《元命苞》曰:“土之为位而道在,故大不预化,人主不任部职。”

五行之性或上或下何?火者,阳也,尊,故上;水者,阴也,卑,故下;水者,少阳;金者,少阴,有中和之性,故可曲可直,从革;土者最大,苞含物,将生者出者,将归者,不嫌清浊为万物。《尚书》曰:“水曰润下,火曰炎上,木曰曲直,金曰从革,土爰稼穑。”五行所以二阳三阴何?土尊,尊者配天,金木水火,阴阳自偶。

水味所以咸何?是其性也。所以北方咸者,万物咸与,所以坚之也,犹五味得咸乃坚也。木味所以酸何?东方,万物之生也,酸者以达生也,犹五味得酸乃达也。火味所以苦何?南方主长养,苦者所以长养也,犹五味须苦可以养也。金味所以辛何?西方煞伤成物,辛所以煞伤之也,犹五味得辛乃委煞也。土味所以甘何?中央者,中和也,故甘,犹五味以甘为主也。《尚书》曰:“润下作咸,炎上作苦,曲直作酸,从革作辛,稼穑作甘。”北方其臭朽者何?,北方水,万物所幽藏也,又水者受垢浊,故臭腐朽也。东方者木也,万物新出地中,故其臭膻。南方者水也,盛阳承动,故其臭焦。西方者金也,万物成熟,始复诺,故其臭腥。中央土也,主养,故其臭香也。《月令》曰:“东方其臭膻,南方其臭焦,中央其臭香,西方其臭腥,北方其臭朽。”所以名之为东方者,动方也,万物始动生也。南方者,任养之方,万物怀任也。西方者,迁方也,万物迁落也。北方者,伏方也,万物伏藏也。

少阳见寅,寅者,演也,律中大蔟,律之言率,所以率气令生也;卯者,茂也,律中夹钟;衰于辰,辰震也,律中姑洗。其日甲乙者,万物孚甲也;乙者,物蕃屈有节欲出。时为春,春之为言蠢蠢动也。位在东方。其色青。其音角,角者,气动耀也。其帝太皞,皞者,大起万物扰也。其神勾芒者,物之始生,其精青龙,芒之为言萌也。

阴中阳故,太阳见于巳,巳者物必起,律中仲吕;壮盛于午,午物满长,律中蕤宾;衰于未,未味也,律中林钟。其日丙丁者,其物炳明丁者,强也。时为夏,夏之言大也。位在南方。其色赤。其音徵,徵,止也,阳度极也。其帝炎帝者,太阳也。其神祝融,祝融者,属续。其精为鸟,离为鸾。

故少阴见于申,申者,身也,律中夷则;壮于酉,酉者,老物收敛,律中南吕;衰于戌,戌者,灭也,律中无射,无射者,无声也。其日庚辛,庚者,物更也;辛者,阴始成。时为秋,秋之为言愁亡也。其位西方。其色白。其音商,商者,强也。其神少皞,少皞者,少敛也。其神蓐收,蓐收者,缩也。其精白虎,虎之为言搏讨也。

故太阴见于亥,亥者,仰也,律中应钟;壮于子,于子者,孳也,律中黄钟;衰于丑,丑者,纽也,律中大吕。其日壬癸,壬者,阴始任;癸者,揆揆度。可揆度也。时为冬,冬之为言终也。其位在北方。其音羽,羽之为言舒,言万物始孳。其帝颛顼,颛顼者,寒缩也。其神玄冥,玄冥者,入冥也。其精玄武,掩起离体泉,龟蛟珠蛤。

土为中宫。其日戊己,戊者,茂也;己抑屈起。其音宫,宫者,中也。其帝黄帝。其神后土。

《月令》云:十一月律谓之黄钟何?中和之色;钟者,动也。言阳气动于黄泉之下,动养万物也。

十二月律之谓之大吕何?大,大也;吕者,拒也。言阳气欲出,阴不许也。吕之为言拒者,旅抑拒难之也。

正月律谓之太蔟何?太,亦大也;蔟者,凑也。言万物始大,凑地而出也。

二月律谓之夹钟何?夹者,孚甲也,言万物孚甲,种类分也。

三月谓之姑洗何?姑者,故也;洗者,鲜也。言万物皆去故就其新,莫不鲜明也。

四月谓之仲吕何?言阳气极将,彼故复中难之也。

五月谓之蕤宾,蕤者,下也;宾者,敬也。言阳气上极,阴气始,宾敬之也。

六月谓之林钟何?林者,众也,万物成熟,种类众多。

七月谓之夷则何?夷,伤也;则,法也。言万物始伤,被刑法也。

八月谓之南吕何?南者,任也,言阳气尚有,任生荠麦也,故阴拒之也。

九月谓之无射何?射者,终也。言万物随阳而终,当复随阴而起,无有终已也。

十月谓之应钟何?应者,应也;钟者,动也。言万物应阳而动下藏也。

五行所以更王何?以其转相生,故有终始也。木生火,火生土,土生金,金生水,水生木。是以木王,火相,土死,金囚,水休,王所胜老死、囚,故王者休。见王火相何?以知为臣,土所以死者,子为父报仇者也。五行之子慎之物归母,木王火相,金成,其火燋金。金生水,水灭火,报其理;火生土,土则害水,莫能而御。

五行所以相害者,天地之性,众胜寡,故水胜火也;精胜坚,故火胜金;刚胜柔,故金胜木;专胜散,故木胜土;实胜虚,故土胜水也。火阳,君之象也;水阴,臣之义也。臣所以胜其君何?此谓无道之君也,故为众阴所害,犹纣王也。是使水得施行,金以盖之,土以应之,欲温则温,欲寒,亦何从得害火乎?曰:五行各自有阴阳,木生火所以还烧其母何?曰金胜木,火欲为木害金。金者,坚强难消,故母以逊体助火烧金,此自欲成子之义。又阳道不相离,故为两盛火死子乃继之。

木王所以七十二日何?土王四季,各十八日,合九十日为一时,王九十日。土所以王四季何?木非土不生,火非土不荣,金非土不成,水无土不高。土扶微助衰,历成其道,故五行更王,亦须土也。王四季,居中央不名时。五行何以知同时起?丑讫义相生。《传》曰:“五行并起赴,各以名别。”阳气阴煞,火中无生物,水中反有生物何?生者以内火,阴在内,故不生也。水、火独一种,金、木多品何?以为南北阴阳之极也,得其极故一也;东西非其极也,故非一也。

水、木可食,金、火、土不可食何?木者阳,阳者施生,故可食;火者,阴在内,金者阴啬吝,故不可食。

火、水所以杀人何?水盛气也,故入而杀人;火阴在内,故杀人壮于水也;金木微气,故不能自杀人也。火不可入其中者,阴在内也,入则杀人矣。水、土阳在内,故可入其中。金、木微气也,精密不可得入也。

水、火不可加人功为用,金、木加人功何?火者盛阳,水者盛阴者也。气盛不变,故不可加人功为人用。金木者不能自成,故须人加功,以为人用也。

五行之性,火热水寒,有温水,无寒火何?明臣可为君,君不可更为臣。五行常在,火乍亡何?水太阴也,刑者故常在。金少阴,木少阳,微气无变,故亦常在火。太阳精微,人君之象。象尊常藏,犹天子居九重之内,臣下卫之也。藏于木者,依于仁也,木自主金,须人取之乃成,阴卑不能自成也。木所以浮,金所以沉何?子生于母之义。肝所以沉,肺所以浮何?有知者尊其母也。一说木畏金,金之妻庚,受庚之化,木者法其本,柔可曲直,故浮也,肝法其化,直,故沉。五行皆同义。

天子所以内明而外昧,人所以外明而内昧何?明天人欲相向而治也。行有五、时有四何?四时为时、五行为节,故木王即谓之春,金王即谓之秋,土尊不任职,君不居部,故时有四也。子不肯禅何法?法四时火不兴土而兴金也。父死子继何法?法木终火王也。兄死弟及何法?夏之承春也。善善及子孙何法?法春生待夏复长也。恶恶止其身何法?法秋煞不待冬也。主幼臣摄政何法?法土用事于季孟之间也。子之复雠,何法?法土胜水、水胜火也。子顺父、臣顺君、妻顺夫何法?法地顺天也。

男不离父母何法?法火不离木也。女离父母何法?法水流去金也。娶妻亲迎何法?法日入,阳下阴也。君让臣何法?法月三十日,名其功也。善称君、过称己何法?法阴阳共叙共生,阳名生,阴名煞。臣有功归于君何法?法归明于日也。臣法君何法?法金正木也。子谏父何法?法火揉直木也。臣谏君不从则去何法?法水润下、达于上也。君子远子近孙何法?法木远火近土也。亲属臣谏不相去何法?法水木枝叶不相离也。父为子隐何法?法木之藏火也。子为父隐何法?法水逃金也。君有众民何法?法天有众星也。王者赐先亲近、后疏远何法?法天雨,高者先得之也。

长幼何法?法四时有孟、仲、季也。朋友何法?法水合流相承也。父母生子养长子何法?法水生木长大也。子养父母何法?法夏养长木,此火养母也。不以父命废主命何法?法金不畏土而畏火。阳舒阴急何法?法日行迟月行疾也。有分土无分民何法?法四时各有分而所生者通也。若言东,东方天下皆生也。君一娶九女何法?法九州象天之施也。不娶同姓何法?法五行异类乃相生也。子丧父母何法?法木不见水则憔悴也。丧三年何法?法三年一闰,天道终也。父丧子、夫丧妻何法?法一岁物有终始,天气亦为之变也。年六十闭房何法?法六月阳气衰也。人有五藏六府何法?法五行六合也。人目何法?法日月明也。日照昼,月照夜,人目所不更照何法?目亦更用事也。王者监二王之后何法?法木须金以正,须水以润也。明王先赏后罚何法?法四时先生后煞也。